沈红桦。

无话可说,无法可想。

A1本集唯一看点(对我),顺便A1狼心狗肺,禽兽不如,飞哥这集便当居然还把人家崩成那样。

A1真他妈的狼心狗肺,飞哥这集便当居然还把人家崩成那样。

机核这期电台我好气呀,我的可爱的迦尔纳帅气的迦尔纳温暖的迦尔纳呢怎么一个字都没提啊?(有病吗

20fo了,大家点个梗吧。

天草四郎在抓娃娃机前。

*藤丸立香是咕哒君。

*没有cp向的单人短篇。不排除ooc可能。

*不介意请往下。


达芬奇亲近日又想了个搜刮魔力棱镜的法子,一台不知道她从哪儿变出来的抓娃娃机突然出现在迦勒底,一时之间诸位英灵之中掀起一阵诡异的流行风潮,闲着没事的还是加班加的昼夜颠倒的都往达芬奇那儿砸了些魔力棱镜换游戏币去赌上几把。

奈何奸商就是奸商,骗钱手段都别出心裁。以英灵们的能力当然不可能抓不住,不过每到爪子快要挪到出口时,那万恶的铁爪轻轻一松——你的两个魔力棱镜就飞了。

然而咒骂奸商是没有用途的,娃娃机里的可爱玩偶和你没缘分就是没缘分。轰轰烈烈闹了几天,投诉的也都投诉过了(全都投诉无果),该抓到的也抓到了。拿着达芬奇亲特供玩偶转悠的除了重氪出货的——例如吉尔伽美什等一众有钱人、就是脸白到不行的——例如几位阿尔托莉雅。现如今热衷于该项娱乐活动的只有一众小孩子心智的从者——例如童谣贞德Lily和杰克天天往机子面前凑。顺带一提,杰克倒没对这个有多大兴趣,她纯粹是跟着玩伴们一起闹而已。

藤丸立香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年轻人,对于这个崭崭新的机器当然也非常感兴趣。但藤丸毫无疑问属于非洲人,魔力棱镜砸了他自己也数不太清楚的数目,唯一拿到的玩偶还是Saber·Lily于心不忍送给他的。自此他就放弃了在这个机器上花钱的打算,自己的欧气还是放在英灵召唤上比较好。藤丸立香一番自我安慰,然而并没有改变他本来也捞不到个什么的事实。

今天藤丸立香发现了些许不对,每天都会吵吵嚷嚷挤在机器面前的孩子们显然安静了很多,仔细一看他发现童谣的手上已经抱了一个。达芬奇亲骗钱不择手段没有良心,小孩子的魔力棱镜也照骗不误,难道这是良心发现了才给三人组发了一个?

藤丸心说不对,然而也没发现什么。他咀嚼着内心的不安转了个弯,结果吓的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了下来。

天草四郎正站在抓娃娃机前。

要是给不会出现在抓娃娃机前的人选排个名,并列top1的一定是两位Ruler。毕竟是圣人,即使在迦勒底生活也可以称得上是无欲无求。藤丸立香觉得Avenger都不能像二位一样完全排除可能性,毕竟他某次半夜噩梦吓醒睡不着出来遛弯时刚好撞上白天不好意思去机器面前的贞德Alter,当即就被涨红了脸的贞德Alter威胁敢说出去就弑主灭口。

——所以我们也可以想象看到这一画面的藤丸立香的心情,他已经开始思考自己有没有在做噩梦了。

天草倒是相当自然地回头向藤丸打了个招呼,浑浑噩噩的御主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娃娃机的铁爪一松,一个灰色的兔子玩偶就掉进了出口。

空气再次陷入了寂静,藤丸眼里闪烁出对欧洲人的仇恨的光芒,抖了半天没抖出一个字。天草半蹲下去从取物口揪着兔子的耳朵把玩偶揪出来,发尾都快垂到地上了。少年微微歪着头相当纯良无辜地询问藤丸想不想要。

藤丸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但他还是没搞清楚事情的始末。因为天草既不属于看起来会重氪的有钱人,也不属于看起来幸运EX的那一类英灵。

天草有点为难。他把那只被揪了半天耳朵的可怜兔子抱在怀里,非常礼貌地向藤丸道歉。“因为这个是受人之托来抓的,master您要是很想要恐怕我这里得改天才能拿给您……”

接着一众小孩子就从藤丸身后扑出来,一个去扯天草衣角一个去扯少年那头满破后长长的白发,杰克乖乖巧巧站在一边手里拿着刚刚童谣抱着的玩偶,幼贞眼里的崇拜都快要溢出来了。

藤丸大概弄清楚了前因后果,就是小孩子们由幼贞领头来找天草帮忙抓娃娃,没想到还真成功了。天草被小孩子们拉扯着踉踉跄跄挪出去,不忘回头对藤丸抱歉一笑承诺抓到娃娃给御主送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藤丸一直在思考脱非入欧的玄学是否真的存在如果存在他一定要和天草讨教一下好在新的卡池里就此咸鱼翻身成为不氪金的豹子头零充,晚上睡觉都睡不好,白天就顶着个烟熏妆,给天草开门时反而把自己的从者吓了一下。

接受了玩偶和慰问之后,藤丸还是本着求知欲询问了天草十个魔力棱镜换一个玩偶的原理是什么。

“……其实达芬奇大概是设定了一个数字吧,投币达到那个次数的时候一定可以抓得到玩偶。”

少年模样的从者沉吟半晌,还是决定说实话。

“在大家热衷于这个的时候,我在旁边估计了一下这个数值的范围。虽然有来拜托我,不过童谣她们在此之前肯定一直都在试,而且次数其实已经接近了数值……所以换做我来的话,不需要多少次尝试应该就可以了。”

啊,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玄学,有的全都是心机。

藤丸看着笑眯眯的少年,把自己“这和达芬奇亲骗小孩子钱有什么区别呢”的吐槽咽回了肚子里。

本集天草就出场了这一点……不,你还是好可爱啊,怎么回事啊,明明是反派台词居然还是好可爱啊,犯规啊。
本来想多攒几张,发现攒不住,就这样吧……

迦尔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完了,我疯了,我没法睡了,这个人……我大半夜看见了太阳………
………自己精选了一下截图,太好看了这人。

弓凛是型月cp初心,最近重温UBW可以说虐的肝疼了……
唉,爱的战士是坏文明……

下雨天。

*很年轻的恋爱。

*都是学生。

*黄金三靶友情向有。没提到娜娜子的名字真是对不起,但我觉得大家可以意会的吧?(啊?


大学城离主市区有点远,但也不是很远。

但这个绝对不能成为骑半个小时自行车去城区的理由,奥兹曼迪亚斯和吉尔伽美什麻利地将三辆自行车拖过来时(奥兹曼迪亚斯一个人拖了两辆),迦尔纳还有点愣。

他看了眼阴沉沉的天,预感有一场大雨。三个人手上空空荡荡,除了手机连钱包都没有。吉尔伽美什信誓旦旦绝对不会下雨,奥兹曼迪亚斯附议。迦尔纳正在寻思要不要上楼去拿一把伞,两人已先行一步,骑自行车骑出了超速的风采,他只能匆匆跨上车追赶。

出发没有五分钟,下雨了。

在雨点砸下来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开始争论是谁说的不会下雨。雨逐渐变大,二人就“向前到避雨的地方”与“现在就回去”产生了极大的争执,此时迦尔纳已经默默把单车锁在了路边顺便拉起了外套的兜帽准备跑回去。

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在雨里吵了三分钟,直到平空一道惊雷炸响把他们接下来的话吓回了肚子里。接着他们彼此用眼神致以对方诚挚的问候,顶着大雨开始狂奔。

雨太大了,以二位一贯的骑车风格与其发生交通事故不如跑回去。

他们在二十四小时银行的门边停下来,没跑多远,但是雨下的太大了,逼的路上零星几个撑着伞的路人也不得不进来避雨。迦尔纳把已经湿了小半的兜帽拉下来,旁边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继续争论落得如此境地究竟是谁的问题,并且开始就没有带伞的问题互相甩锅。他把手机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来,低着头开始编辑信息。

“我这边又开始下雨了。”他写。

对方很快给予了回复:“下雨有什么不好的?我很喜欢雨天。”

又是一声惊雷,吵得兴起的两个人被突兀的雷声吓的噤声了几秒。在短暂的寂静里,他缓慢的组织着语言,思考如何描述自己这边的情况。

“我更喜欢太阳。实际上,自从到这边以后,我从来没那么久没见过太阳。”

屏幕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会儿,雨声大的快要把身边吵得快要打起来的两个人的动静淹没。迦尔纳抬头盯着路灯耐心地等待着,昏黄的灯光映照出来的密密麻麻的雨线让他开始担心是否要在这里等一晚上。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他划开屏保。

“我不喜欢太阳。”对方这样回复,“太阳太耀眼了。”

雨小了一点,带着伞的路人撑起伞陆续离开。他正在苦苦思索如何回复这句话,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居然吵完了。吉尔伽美什臭着一张脸过来扯他走,“不然你就在这里等到天亮”,金皮卡如是威胁道,顺便扯了扯快黏在身上的衬衫。

迦尔纳只好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拉起兜帽打头往雨里跑。两个富家子弟一边跑一边怒斥对方的愚蠢毁了自己身上的某某名牌,隔着雨声他听不太清楚。他心不在焉地往前跑,没注意自己前方有个因暴雨多出的水坑,泥水灌了压仓的运动鞋一鞋子。

迦尔纳跳到高一点的路坎上,扭头对因为斗嘴才跑到马路对面的两个人吼注意这边有个水坑。他继续跑在最前面,借着雨夜中的微光辨别出地上大大小小的水坑接着回头告诫二人,或多或少为他们不知道多少钱的运动鞋幸免于难做出了贡献。

冲进楼梯间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狂笑,然后不顾彼此都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勾肩搭背全然忘了吵了一路的恩怨就这么一笑泯恩仇。

迦尔纳先上去开了门,第一件事是把手机拿出来率先报个平安。

“抱歉,刚刚顶着雨跑回住处迟了一点回复。”他认真地写。

——其实我也不讨厌雨天。迦尔纳正在打字,结果对方的短讯非常快速地传过来了。

“马上去洗澡换衣服。”

他只好把打完的信息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重新编辑信息。

“但我还是更喜欢太阳一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但他觉得对方应该可以明了他的意思。

“……嗯,我也是。”

迦尔纳把湿透了的外套搭在椅背上,因为有兜帽的牺牲头发好歹没有阵亡。他看着信息抿起嘴笑了一下,着手回复信息顺带等候在抢浴室战役中拔得头筹的奥兹曼迪亚斯走出来。

……FA动画的天草,太乖了,怎么会那么乖,看小说的时候都没觉得他有那么乖啊!!!乖乖巧巧的太可爱啦!!!!